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騷貨居然拉我和她母親一起搞







我們又吻了好久,她這才發現我的大雞巴還硬梆梆地插在她的小穴里,又驚又佩地嬌聲道:『啊!哥哥你﹍﹍還沒泄精吶!都是妹妹不好,不能讓哥哥爽快泄精,嗯!妹妹現在又很累了,不如﹍﹍嗯!對了,哥哥!你想不想插中年婦女的小穴?今天妹妹是和我媽媽一起來參加的,我爸爸已經死了五年了,媽媽今年41歲,可看上去就象我的姐姐,她很寂寞,妹妹25歲了,我的丈夫床上的表現又很差,所以妹妹帶媽媽來這里散散心,順便來找人插妹妹的小穴,誰知道剛開始就遇到哥哥這只大雞巴,插得妹妹舒服了哥哥!我把你介紹給妹妹的媽媽好不好?媽媽很美麗的,比妹妹還豐滿呢!妹妹跟我媽媽一起陪你好嗎?嗯!哥哥的大雞巴一定能讓妹妹跟我媽媽都很舒服的,哥哥!我們去找我媽媽好嗎聽這騷浪的美女這麼一說,我的大雞巴不由得在她小穴里震得一陣抖動,母女同淫一男,真虧這小浪穴說得出來,不過由她的話里,又覺得她是個孝順的女兒,連心愛的大雞巴都願意和她媽媽共享,這麼美的好差事,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?於是我便和這騷媚的小浪穴互擁著,一起到各處去尋找她媽媽。







我們找了好久,才在休息室里找到一位用兩手掩著重要部位,羞答答地低頭縮在沙發最角落的豐滿型美女,我懷里小騷穴對我孥孥嘴,暗示這個美女就是她的媽媽了我走向前去,先和她打個招呼,親切地說道:『夫人!你好嗎?』







她有些羞澀地回答我道:『謝謝你﹍﹍你﹍﹍也好嗎﹍﹍』







只是她的兩頰馬上飛起兩片紅云,不好意思地垂下了頭,不敢正視著我。我稍微傾向前去,想要拉她的玉手,不料她卻嚇得魂飛魄散地驚叫道:『不﹍﹍不要﹍﹍你﹍﹍不要﹍﹍過來﹍﹍』我愕然地望著她,心里想怎會遇到一個如此害羞內向的女人,小騷穴妹妹還



說這是她媽媽,怎麼個性和她騷浪的女兒完全不同呢?







眼前的美女,臉龐雖然被所戴的面罩蓋住了,無法看清楚全貌,但由面罩下露出的一部份秀臉,已可確定她一定長得嬌艷美貌,遮著胸前的玉手無法完全掩住的趐胸,雪白圓嫩,下體渾圓豐肥的臀部,讓人感到肉欲的誘惑。這時站在一旁的小騷穴才走過來說道:『媽媽!這位是﹍﹍嗯!是我剛剛認識的先生,我﹍﹍我們剛才﹍﹍作愛過了,他的大雞巴插得我舒服極了,媽媽!自從爸爸去世後,你都沒有另外再找男人,現在我幫你找到了這個雞巴粗壯的男人,你就讓他替你解除五年的寂寞嘛!他太強了,我無法一個人滿足他,媽媽!我們一起和他作愛,滿足他也滿足我們性欲的不滿吧!』|那害羞的美女聽了她的女兒這麼說,嬌靨的紅云更是紅透了耳根,低垂粉頸,美麗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,順勢也瞟了一下我胯下的大雞巴,像是在估量它的長度和直徑。我趁機摟著她的蛇腰,手感既軟又滑,她的嬌軀像觸電了似的顫抖了起來,我再用另一手摟著小騷穴美女,三人就朝俱樂部準備的小房間走去了。







一路上遇到的男人都用羨慕的眼光看著我摟著兩個美女,如果他們知道了這兩個美女的身份還是親生母女,不曉得還會有什麼反應?大概會嫉妒我的艷福吧!







我們選了一間靠花園的小房間,一進門,我就迫不急待地緊抱著那害羞的美女,將我火熱的嘴唇,印向她鮮紅的艷唇上,她剛一驚地想要掙扎,我已經把我的舌尖吐進她的小嘴里,吸吻了起來,這招還是剛剛在大廳里和她的女兒作愛時學會的吶!眼前的美女,本是久旱得不到滋潤的花朵,從她丈夫死去以后,就再沒受過異性的愛撫了,此刻的她被我吻得心頭直跳,嬌軀微扭,感到甜蜜蜜地忍不住將她的小香舌勾著我的舌尖吸吮著,整個豐滿細柔的身軀已經偎入了我的懷里。美人在抱,使我也禁不住這種誘惑,伸手去揉摸著她肥大渾圓的乳房,只覺入手軟綿綿的極富彈性,頂端紅嫩嫩的新剝雞頭肉,充滿了誘人的神秘,我吻著揉著,弄得這原本害羞的美女嬌臉含春,媚眼像要入睡了似地半眯著,鼻子里不停地哼著使人心醉的嬌吟聲。我繼續在她乳房上大作文章,五只手指捏揉按搓地不停玩弄著她胸前富有彈性的大奶子,她雖已近中年,但身裁並不比她還年輕的女兒差,反而更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風韻,豐滿肉感的胴體,細滑的肌膚,嫩得幾乎可以捏得出水,尤其她豐肥的趐胸,比她已算是波霸的女兒還要大上一號,真不愧是那位淫浪嬌美的小



騷穴的媽媽,我就知道能生出那麼美麗的女兒,其母親也不會太差的。這時那小騷穴看我一直摸著她媽媽,還不急著干她,靠近我們身邊道:『哥哥!我媽媽的乳房好肥吧!妹妹的奶子還沒有媽媽的大吶!哥哥,你快給媽媽一次安慰吧!媽媽好可憐喔!我丈夫不行,才幾個月妹妹就受不了,爸爸死了五年,媽媽一定更癢的。哦!對了,哥哥,這里沒有外人,我們脫掉面罩好不好!妹妹想知道哥哥的姓名和地址,將來好跟你連絡,以後就不再來這里了,只要哥哥做妹妹和媽媽的情夫就好了。妹妹跟媽媽來這里以前很怕遇到不三不四的男人,那就糟了,這次是因為妹妹的一個朋友在這里當女侍,對妹妹談起這個俱樂部里面的情形,妹妹的小浪穴也實在是癢極了,想要來打野食,現在遇到哥哥你這麼偉大的雞巴,妹妹會永遠愛你的,等你插過媽媽以後,妹妹相信媽媽也會愛你的大雞巴,哥哥!好不好嘛?我們就脫掉面具互相認識嘛!嗯!』







這小騷穴柔媚地對我大灌迷湯,要我答應她的要求,我想了一下,插穴這事兒男人是不會吃虧的,小騷穴已經結婚了,不怕她來糾纏我,她媽媽又是個寡婦,更沒有問題。







于是我們三人脫掉面具,開誠布公地互道姓名,原來小騷穴叫李麗珍,她媽媽叫梅子,恰巧她們家就住在我家附近,隔了大約三、四條街的距離,將來不論是我去找她們,或她們來我家找我都很方便。三人這一談開了,彼此之間更是沒有了隔閡,我親熱地叫小騷穴麗珍姐,叫她媽媽梅子姐,但是小騷穴,不!應該正名為麗珍姐卻有意見,她認為我應該叫她妹妹,她願意降格當妹妹,而叫我哥哥,理由是她已經叫慣了我哥哥,不想改口,我也就由得她去,叫她麗珍妹妹我們三人笑鬧了一陣子,麗珍妹妹騷浪地急著想要上陣開打,但是孝順的她顧慮到梅子姐的需求,願意把頭一陣讓給她媽媽,於是便把我推向梅子姐,但是生性內向而很會害羞的梅子姐卻雙手緊抱著胸前肥嫩的雙乳,兩條粉腿緊緊地夾住陰毛叢生的小穴,小嘴里叫著:『不要﹍﹍不要﹍﹍嘛﹍﹍』媚眼急得快要哭



出來了,我看梅子姐到這種地步了還是這麼害羞地不敢和我作愛,知道她是為了天生的內向和女人的矜持,何況我聽麗珍妹妹講她還不曾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接觸過,所以才會這麼害羞。











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