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性感嬌氣的老婆



「老公,見沒見我那個無帶的Bra?」老婆在臥室喊道老婆公司今天要

舉行晚會,她一回來到到臥室換衣服,準備參加晚會。



「什麼沒帶的胸罩?沒見過。」我在書房裡正看今天快遞才送到的原版專業

書,有點不耐煩的答道。



「Sorry,是沒有肩帶的Bra。」老婆學的是英語專業,現在在一家

翻譯公司任職,在家說話經常夾著英語,我對她說過很多次不喜歡這樣,可她就

是不改。更讓人抓狂的是,做愛時我讓她說淫蕩的話,有時她就說英語,雖然能

懂,但一點感覺也沒有。



「你的東西,我怎麼知道?」



「想起來了,扔了。」一陣高跟鞋的聲音:「老公,我該怎麼辦?你得給我

個idea。」



我擡頭看到她已經站在我跟前,穿著那件露肩晚禮服:「你扔的,關我什麼

事?」



「還不是你天天玩,把人家玩大了,戴不上了才扔的。It’syour

responsibility。」老婆嬌聲中還要裝出蠻橫,可同時臉上一片

飛紅,不自主的低了下去。



「那就別戴了,這樣更性感。」我故意調侃。



「死呆子,不給你開玩笑,你快點想辦法。」老婆恢復了平靜的樣子。



老婆一直說我是書呆子,沒認識多久,她就對閨蜜們說:「他整個就一德國

人,死板、嚴謹,講求什麼數據、證據,連做個菜都要先研究是體積比還是重量

比……」



「不是重量,是質量。」我每次都糾正她。



「好,好,是質量,真受不了你這書呆子。」老婆在外邊精明強幹,家裡有

些事情也是一個人幹,可有時又依賴我。



「那就把那個絲巾找出來唄!」



「不行,老公,那在家給你看看可以,出去太難為情。」



「老婆,那樣能顯出你是別緻的女人。」



「那你給我戴。」



那是條鵝黃色薄如蟬翼的真絲絲巾,結婚前我出差給她買的唯一禮物。她有

一天用獨特的方法戴給我看,「別緻的女人。」當時的反應成了後來我面對她那

些美女閨蜜們嫌她不漂亮時的自我安慰藉口。



穿衣鏡前,她輕輕閉上眼睛,任由我把晚禮服脫到腰間,用絲巾輕輕纏繞著

因幾分興奮而顯得更豐滿的乳房,在胸前交叉,在脖頸上纏繞兩圍,輕輕繫好。



「好了,看看怎麼樣?」我把她的晚禮服鏈子拉好,在肩頭輕拍了一下。



她向穿衣鏡中看了一下,柔聲說:「不行,真的難為情。」可同時身體輕微

的扭了兩下,那分明是自我欣賞。



「真優雅,真別緻,快去吧!」



「你說的,那我可走了呀!晚飯你自己弄點吃吧,冰箱裡有菜。」







當我決定不等她而去睡時,聽到開門的聲音,走出臥室。



「老公,我回來了。」老婆看到我,說道:「這是小王,他送我回來的。」

她身後跟著一個瘦瘦高高的小夥子,聽到老婆的介紹走了上來:「張姐喝了酒,

我開車把她送回來,這是鑰匙。」



「謝謝。」我接過車鑰匙,客氣道:「坐一會兒吧!」



「不了,我回去了。」他向門口走出,到門口回頭看了老婆一眼。一種不舒

服的感覺莫名地湧上我的心頭,那眼神中分明有一種說不出的東西。



「老公,」老婆上來雙手抱著我的腰,腹部緊緊地貼在我身上,仰著頭,輕

聲地叫著。我一下子像回到了戀愛時光,我們第一次擁抱時,她就這樣抱著我,

貼著我,仰著頭嬌羞的看著我,婚後隨著生活的平淡,她早就再也不這樣了。



「晚上想我沒有?」



隨著她輕聲的話語,嘴裡的幽香伴著談談的酒味飄到了我的鼻子裡。



「想了,想死你了。」



「都想我哪兒了?」



我不知要求多少次要她主動,可她從沒有主動過,沒想到今天突然來了。一

股熱氣從胸中直衝大腦,我把嘴猛地壓到了她的嘴上,瘋狂地吻著。



我的嘴慢慢地向她的嘴角滑去,滑向她的臉,「老公,」她把我的頭推開:

「我去洗洗,等著我。」



「不,寶貝兒,先別去,讓我欣賞欣賞你迷死人的大奶子。」我開始拉她晚

禮服的拉鏈。她猛地緊緊摟著我的脖子,整個身子緊緊地貼著我,嘴貼在我耳邊

輕聲說:「不嘛,老公,我等不及了。」



「那好,走,我給你脫衣服。」



「你先把衣服脫了。」



「為什麼呀?」



「你穿著衣服人家不好意思嘛!」



「好,我先脫。」



我到臥室裡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脫掉,到衛生間,老婆已經把晚禮服脫了搭在

洗衣機上,正在解絲巾。



「寶貝兒,我來給你解。」



老婆好像受驚了一樣手抖了一下,我已經走到她身後,一手摟著她,把她摟

到我懷裡,另一隻手放到她被絲巾纏繞著的乳房上,輕輕的摩挲著,另一隻手去

解絲巾。



「咦,好像不是我給你繫的樣子?」



「那幫小丫頭們非要看,說要學,就在洗手間解給她們看了,我自己重新繫

的。」老婆輕聲說道。



脫掉了全部的衣服,我放開水:「寶貝,我給你洗吧!」我把洗髮液倒在手

上,輕輕的揉著她的秀髮。



洗過頭髮,把沐浴露塗遍她的身體,慢慢地拂揉遍她的身體,最後一隻手把

著她一個乳房,用力地握下去,滑滑的乳房從手中慢慢地滑開,再張開手把著用

力地握下去,沒有幾下子,白皙的乳房泛起了紅暈,乳頭就挺立起來,乳房也變

得愈發堅挺了,那紅暈迅速的擴散到了她的脖子、她的腹部,她閉著眼,嘴裡發

出忘情的呻吟聲。



剛結婚時,每次都是兩個人一起洗澡,每次都是很快分不清是洗澡還是歡戲

了。現在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兩個人一起洗澡了。



「寶貝兒,你這對性感的大奶子今晚是不是把那些男人們迷死了?」



聽到我這話,老婆一下子興奮了,轉過身喘息著說:「流氓,我給你洗。」

她輕輕的跪下,在我下腹部塗上沐浴露,然後有技巧的撫摸著,當最後沖掉沐浴

露時,我已經堅挺如鐵。



她猛地把我的陰莖整個吞進了嘴裡,我的龜頭頂在她的喉部,清楚地感到她

在做吞咽動作,感到整個魂魄脫離了身體,直登天堂。



最初是我先給她口交,第一次給她口交,她叫的聲音很大,最後不得不把頭

紮到被子裡。第二次口交完,她問:「老公,我也親你那裡行不?」見我點頭,

她才把頭埋到我腿間,輕輕含著我的龜頭,用舌頭輕輕的舔舐著,我感到自己在

膨脹著、膨脹著……



「哦!寶貝兒,我能感受到你的舌頭,太舒服了,我愛你,我愛死你了。」

我語無倫次的叫道。



她擡起頭嫵媚的看了我一眼,突然低下頭把我整根陰莖吞了進去,做著吞咽

動作,喉部肌肉在我龜頭上的收縮使我一下子感到整個人像被她吞了下去,一股

熱浪從下體升起,迅速衝向四肢,衝向頭頂,整個身體不由地抖了起來。



我知道自己已經控制不住要爆發了,用手推著她的頭,虛弱的叫道:「寶貝

兒,我……」就在這一瞬間,她擡起了頭,用舌尖不輕不重地舔了我的陰莖口一

下,一陣說不出、感到不能承受的刺激傳遍了全身,爆發的欲望一下子消失了,

整個陰莖的硬度也低了下來。



她又含著龜頭,用舌頭輕輕的舔舐著,等到又完全硬了之後,又整根吞了進

去。『天堂到地獄,地獄到天堂。』這是我當時能想到的。



那天我就這樣在天堂和地獄間遊走多次,最後在她體內瘋狂爆發後,看著躺

在我身邊的她的面龐,分明聽到心中一個聲音:『女神,擁有這樣的女神,死都

值了。』



看著跪在我兩腿間的她,感受著天堂和地獄間遊走的刺激,我控制不住自己

的衝動,將她一把抱起,進到臥室。把她放到床上,從她的耳垂開始,一路吻到

乳頭,在那裡停留許久,又一路吻到腰間、大腿,一路下去直到腳趾,又回來直

到乳頭,又下去,最後停在她的兩腿間。



「寶貝兒,你的花朵綻放了,太絢麗了,太迷人了!」我用一隻手把她的頭

托起,讓她看著,輕輕舔了下她的大陰唇:「這是你最外邊的花瓣。」又用舌頭

在她的小陰唇上遊動:「寶貝兒,這是你第二層花瓣,粉粉的,真鮮艷。」



最後我把舌頭停在她的陰道口:「寶貝兒,這是你的花心,還流著蜜水,太

迷人了,怪不得人們都說女人是花,你就是女人花中最艷的那朵,我要把你這朵

花嚐個遍。」



我把整個頭埋在了她的腿間,她發出了誘人的叫聲,最後感到她整個身體開

始顫抖,用手抓著我的頭髮,叫道:「老公,戳進來,我要你。」



「戳到哪裡?寶貝兒。」



「戳到我小騷屄裡。」



「用什麼戳?」



「用你的大雞巴!老公,快點戳,我受不了了。」



我把龜頭抵在她的陰道口,她擡起頭,眼神迷離地看著,用一隻手輕輕扶著

我。



她的陰道一直很緊,當我用手指時,只能放進去一個,多次想放兩個進去,

都失敗了,只有一次她特別興奮,主動要我再放一個進去,結果我費了好大勁放

進去後,感到她的陰道口緊緊箍著我的手指,好像一個單薄的橡皮筋被扯到了極

限,隨時會斷開。我一動也不敢動,她也說不舒服,就小心翼翼地退出了那根手

指。



我慢慢地把龜頭推進去,當整個龜頭進去後,她輕聲說:「使勁,老公。」

她每次都說輕點,就第一次進去時說使勁,這次是第二次。



我猛地衝了進去,「啊呀!」她大聲叫了一聲。



「弄痛你了麼?寶貝兒。」



「沒有,舒服……使勁。」



我有力地衝擊著,每次她都發出一聲驚叫,在她的叫聲中,我達到了天堂的

邊緣,整個人極度興奮起來了:「小寶貝兒,告訴我,你是什麼?」



「Yourdirtyslut,yourslutybitch

。」她又說起了英語。



「騷貨,用漢語說。」



「我不,老外用大雞巴肏人家時就用英語,說習慣了。」



我第一次要求老婆說被老外幹時,她差點給我翻臉,後來慢慢同意,但每次

都是在我苦苦請求下才說,沒想到這一次卻主動說。



我突然間什麼感覺都沒有了,沒有了聽覺,沒有了視覺,只感到整個人在雲

端飄著。



「老公,我咬痛你了麼?」這個聲音把我從雲端拉了回來:「我咬到你肩上

了,剛才我興奮得什麼都不知道了,醒來才發現咬著你的肩。」



「沒事,不痛。」這時感到右肩上傳來一絲疼痛。



我把避孕套中的精液倒到她乳房上,輕輕地摩挲著,這是她最喜歡的事後動

作,偶爾也會把精液吃掉,但我知道她並不大喜歡,純粹是為讓我高興。就為這

偶爾,我們一直使用用食用香精的避孕套。



「老公。」她沒有像往常那樣閉上眼睛享受,看著我,輕叫了一聲,明顯有

什麼話要說。



「有什麼事?老婆。」



「沒事……」她猶豫地說。



「老婆,我們是夫妻,就是要共同面對困難,共同承擔痛苦,分享快樂。」



「知道。你不是整天說,就算我被人強姦了也要告訴你,共同面對,共同承

擔。」



「你不至於真被強姦了吧?」我看著她,認真地問。



「沒有,不過……可能比那還糟糕。」



「什麼!」不知怎麼回事,那男孩的眼神突然在我腦海裡出現了。我感到了

說不出的恐懼從我的心底升起,像鬼魅一樣扼住了我的脖子,我幾乎不能呼吸。



「老婆,不要怕,告訴我,不管再難,我們共同面對,一定能克服。」我鼓

起勇氣,捧著她的臉說,可分明感到好像是對我自己說的,是面對恐懼給自己壯

膽。



「我告訴你。」老婆盯著我看了半天,最後下了決心。複製代碼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